_呦染w

【雷安】暗恋这档子事



安迷修最近很烦恼,他喜欢上了一个人。


但是他觉得自己要矜持,所以一直显山不露水。


对方的一举一动他全都用余光收录了下来,藏在心里。


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他是校园一霸,名叫雷狮。


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别人凡是觉得坏的,他都觉得好。


比如——


雷狮在校门口欺凌同学,俗称打架。


别人觉得雷狮无恶不作十分可恨,而安迷修却觉得


——啧不愧是我暗恋的人武力值就是高哎呀这个踢腿真是完美。。。


然后从兜里掏出袖章抖来戴上,拿起登记本走向心心念念的人。


用正经的表情和高冷的声音对他说道:“雷狮,殴打同学,记过处理,放学后请到教导主任办公室。”


然后那位心心念念的人缓缓转过头与他对视


——啊真开心,和他对视了。


“哟,这不是安迷修会长吗,这可是校外,你也要管?”


——啊他跟我说话了还叫了我的名字他的声音真好听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就是伶牙俐齿能说会道。


哪怕心里如何欣喜如狂,我们的安迷修会长大人仍旧是顶着正经的表情高冷的眼神,盯着雷狮看了几秒后决然转过身去走进校园。


——啊好不舍得还想跟他说话不行安迷修你要矜持!


再比如——


学生会会议上,各大部门的负责人齐聚一堂,鞭笞不守纪律的学生们,而首当其冲的正是雷狮。


“雷狮简直就是个流氓!居然殴打同学!”


——什么啊雷狮打人的姿势这么帅气怎么能说他是流氓呢!


“对啊对啊,怎么能这样呢,一点素质都没有!”


——他的素质可高了骂人从来不带脏话的不信你去听听!


“总该有人负责解决一下吧”


“呃我不要,惹不起惹不起。”


“我也。。。”


“安会长,你说说这个雷狮该怎么管!”


“我来吧。”安迷修理了理手里的资料,拿起红笔在雷狮的名字上画了个圈。


“不愧是安会长,真是可靠。”


“对啊对啊,有会长在感觉好安心。”


——哼,我怎么会增加你们和我喜欢的人的接触时间呢想都不要想。


假公济私,啧啧啧。


#临时脑洞,或许会有后续。


【原创】请回答我

1.

他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小孩子的友谊总是那么简单。

他声音欢快:“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哦!”

他笑得开怀:“好。”

那一年,他5岁,他7岁。

2.

少年总是容易对别人产生好感,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他红着脸求他:“你帮我要一下她的联系方式嘛。”

他满心苦涩,却还是笑得温和:“好。”

那一年,他12岁,他14岁。

3.

叛逆的少年不满于家里的安排,背起吉他离家出走。

他向他伸出手:“和我一起走吗?”

他皱着眉不赞同,却还是回握住他的手:“好。”

那一年,他16岁,他18岁。

4.

想出名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才华的人太多,他不过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

他不敢看他的眼,递过一张地址:“王总说可以帮我。。。你会去的吧?”

他当然明白去了代表什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过纸条:“好。”

那一年,他18岁,他20岁。

5.

他如愿以偿的出名了,红遍全国,各类奖项轻易的拿到了手,耀眼的奖杯,却那么沉重。

他笑得像个孩子,将奖杯递给他:“你看我这么厉害,夸夸我好不好?”

他一如既往温柔的笑着,那句“好”却始终没有响起。

那一年,他30岁,他20岁。

冬至快乐~
吃饺子还是吃汤圆呢?

给仙女的生贺! @Naudr
(虽然迟了点但是礼物准时送到惹!

【雷安】转角遇到爱

#短篇,重生向

  雷狮站在马路旁,看着匆匆路过的行人,面无表情。

  凹凸大赛结束快一年了,虽是重生但不知为何他还留着当时的记忆。新的世界,安逸的日子,现在的他是雷氏财阀的三公子,和以前大径相庭的身份,雷狮不屑,却没有像以往那样随心所欲说走就走。他必须先摸清楚这个没有元力也没有战争的世界的生存规则。

  雷狮抬头看了看天,阳光明媚的晴天,在他眼里却是灰蒙蒙一片。闭了闭眼,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大赛最后的场景。血色在白色的衬衫上显的异常刺眼,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地扎进自己的心里,温柔又熟悉的笑容逐渐碎成数据,消散在眼前。

  “雷狮,活下去。”这是他最后一句话。

  耳边的吵杂声逐渐变大,缓缓吐出一口气,平复翻涌着的内心。

  这一年里,他遇到了曾经在大赛里所有的参赛者,各色的职业,各色的岗位,也都保留着记忆。却迟迟都找不到他,谁都没见过。

  “那个白痴骑士?没见过,哪都找不到。”连艾比和埃米也。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西装皮革,眼里满是不耐,却无法发作。烦躁的伸手揉乱被发胶固定的规规矩矩的头发,思索着要不要再买一条头巾,转身走进一条巷子里。

  他的目光被一间小屋吸引,充满生机的颜色,像极了那人的眼睛。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清脆的风铃声昭示着客人的到来。

  整齐放满藏书的书架,装点得当的盆栽,别出心裁的设计构成了这个温馨的小世界。

  而这一切,在他看到屋子的主人后变得不再重要。

  “欢迎光临。”那人站在屋内,右手放在胸前,微微弯腰,行了个远古骑士礼,“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吗?”在他抬起眼睑的那一刻,屋里大片大片的绿色都暗淡了几分。

  阳光从他身后打进那人的眼里,在那映着暖阳的翠眸里,是他熟悉的温柔。

  “安迷修。”终于,找到你了。

伞哥生日快乐!
祝你永远长命百岁!!!

#兴欣红!

中秋节快乐!

#图源: @默子
(手机描图真难。。。